十三水看牌器|拱趴十三水论坛

APP無線揭陽

0
    惠東實施“向日葵工程”,為涉毒家庭撐起一片藍天
    2019年11月21日 來源:南方日報 編輯:陳建明

    自從丈夫涉毒入獄,四年多來,王華獨自一人拉扯著3個孩子,既當爹又當媽。可孩子一天天長大,學習成績卻愈發差勁,邋遢的壞習慣也屢教不改。王華越來越管不住他們,倍感壓力。

    涉毒家庭普遍面臨這樣的困境:未成年子女由單親、上了年紀的祖父母或者指定監護人撫養,往往處于監護無力甚至缺失的狀態。這也造成他們在成長中面臨著教育、心理、安全等方面的困難。同時,其他家庭成員也在飽受著經濟、社會等各種壓力。

    過去,惠東縣是制販毒的重災區。經過多年的整治,該縣禁毒形勢明顯好轉,但涉毒家庭所引發的后續問題,仍是影響社會和諧的重要因素,尤其是部分涉毒家庭未成年子女亟須保護和救助。

    為此,2018年8月,惠東縣以白花鎮為試點實施涉毒家庭“土壤改良工程”,主要為未成年子女提供學習上的幫扶。一年多來,該工程成效初顯,榮獲“2019年惠州市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創新十大項目”一等獎。為切實解決涉毒家庭困境,目前該縣已將“土壤改良工程”提升為“向日葵工程”,著力構建政府、學校、家庭、社會“四位一體”的精準幫扶體系。

    涉毒家庭困境

    母親獨自撫養三個孩子

    直到今年11月,王華才有機會外出工作。大兒子和二兒子上初一開始住校,小兒子也開始讀幼兒園,她終于有時間在一家制衣小作坊上班。這些年來,他們母子四人在白花圩鎮兩層的自建房里相依為命,靠著低保金和親戚接濟維持生計。

    自從丈夫涉毒服刑,家里的一切都變了。生活的重擔全部落在了王華的肩上,她不僅要照顧年幼的孩子,還要做廉價的手工活賺錢。一家人省吃儉用,連水果都不怎么買,還時不時要跟別人借錢。

    “以前爸爸在的時候,周末還能帶我們出去玩,現在什么都沒有了。”生活的落差讓孩子們心生埋怨,“他為什么要做這種壞事呢?都是他把我們害得這么慘。”孩子們甚至不愿意接爸爸的電話,至多叫一聲“爸爸”就不再說話。

    大多數時候,有關“爸爸”的話題,被這個家庭刻意回避。王華從來沒真正跟孩子交代過,全憑他們道聽途說。“涉毒家庭”的事實讓這一家人抬不起頭來,一直活在別人的眼光里。

    “只要能瞞就盡量瞞著。”周末上班的時候,王華請假回家給孩子做飯,工友難免會問起丈夫,她就支支吾吾地搪塞過去。兩個年長的孩子更是避諱,他們怕同學知道自己家里的情況,連困難家庭補助也不申請。“申請了就要填表,那樣班上的同學都會看到。”

    這些壓力壓得王華喘不過氣來,但更讓她心累的是,孩子們“不聽話”。“回家書包往地上一扔,鞋襪脫得到處都是,吃過的碗筷從來不收……”王華不明白,為什么每次苦口婆心的教導卻換不來孩子的一點改變,只有佯裝用數據線打人時他們才會行動起來。她覺得特別失敗,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根本不會教育小孩”。

    至于孩子的學習,王華更是有心無力。“我每天要上班、做家務、做飯,下班還要帶小兒子,學習成績我管不了也管不到。”兩個孩子讀初一了,成績都在中下游,王華曾考慮送他們上補習班,但被孩子拒絕了。“補習又要花錢,我們又沒有錢,又要跟人借錢。”

    “他們已經上初中了,按照現在的成績,考不上高中可怎么辦啊?”因為這些問題,王華每天都憂心忡忡,常常偷偷掉眼淚。她特別怕孩子學壞,卻又不知道要怎么讓孩子學好。

    在南方日報記者到王華家采訪的那個周二,二兒子小雨剛好因為感冒請假在家。事后,王華告訴記者,小雨其實是“牙齦發炎”,可他不愿去上學,接連請了兩天假。然而,王華也沒轍,只能依他。

    毒品遺留問題

    白花鎮涉毒家庭有143戶

    王華這一家是惠東縣典型的涉毒家庭,成年人負擔重壓力大,未成年人或多或少處于監護無力的狀態。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王華的孩子們是幸運的。因為許多涉毒家庭子女在成長過程中,父母雙方由于服刑或其他原因都不能陪在他們身邊,這些孩子也面臨更多困境。

    廣東省農村留守兒童和困境兒童管理系統顯示,惠東縣共有困境和留守兒童5968名,占惠州市總數的62%。為什么1個縣的困境、留守兒童數量能超過其他6個縣區的總和?這與惠東昔日嚴峻的禁毒形勢不無關系。

    時間倒回到2013年,那時,廣東是我國內地“毒情”最嚴重的省份,吸毒人員、制毒犯罪、毒品集散均處于全國首位,境內外毒犯聚集問題突出。其中,陸豐、惠東是制販毒重災區,在全國繳獲的冰毒量中,惠東生產的氯胺酮年產量約60噸。

    同年10月9日,2000余名荷槍實彈的公安和邊防武警戰士突襲了隱匿在惠州市內的多個涉毒窩點。在這場被稱作十幾年來廣東禁毒史上的最大一場戰役中,惠東三大毒梟紛紛落網,該縣的禁毒工作開始進入新篇章。

    近年來,惠東縣禁毒形勢明顯好轉,毒品遺留問題開始得到社會關注。“我們曾抓獲一名吸毒人員,深入了解發現原來是‘毒三代’,他爺爺犯罪,他父親吸毒,他自己也跟著吸毒。”該縣公安局黨委委員、縣禁毒辦副主任李漢強此前接受采訪時表示,要著力防止這種“毒二代”“毒三代”的產生。

    在2018年,惠東縣民政局通過購買社工服務,面向全縣224名困境、留守兒童開展了為期一年的專業服務。“這些兒童中有1/3的父母在服刑,其中大多數是因為涉毒。”惠東縣藍天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社工袁立琪介紹。

    “由于父母涉毒,孩子大都由爺爺奶奶或叔叔伯伯帶大。他們在成長的重要階段沒有父母陪伴,安全感不足,缺乏正確的行為引導。這導致他們極易出現暴力行為或者自卑內向的心理。”據袁立琪了解,涉毒家庭子女大都是問題少年。

    據統計,在全縣涉毒服刑人員最多的白花鎮,涉毒家庭有143戶,涉及母親143人、兒童266人。除了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成長問題,這些家庭還出現了老人無人贍養、婦女精神壓力大等狀況。如何切實解決涉毒家庭困境,維護社會和平穩定,清除長期以來的制販毒土壤,已成為該縣當前落實全民禁毒工程的重要攻堅任務。

    精準幫扶體系

    今年8月啟動“向日葵工程”

    從去年年底,王華一家人的生活開始有了轉機。白花鎮社區戒毒(康復)服務中心的社工關心起孩子的學習和媽媽的工作,這讓王華不再那么孤立無援。

    為了解決涉毒家庭監護難、生活難、就業難等問題,惠東縣在開展全民禁毒工程過程中,在“打防管控教”措施后加上第六招——“扶”。2018年8月,惠東縣啟動“土壤改良工程”,并率先在白花鎮試點。

    幾乎在同一時間,胡麗瓊以“禁毒社工兼職輔導老師”的身份,應聘進入白花鎮社區戒毒(康復)服務中心工作。這個服務中心共有39名禁毒社工,每三四名社工一組,對全鎮28個村(社區)涉毒家庭進行調研,建立動態跟蹤信息庫,并對有需求的家庭提供學習補習、就業幫扶、心理疏導等服務。

    “土壤改良工程”重點關注未成年子女的學習問題。以胡麗瓊所在的小組為例,4名社工負責長塘村、謨嶺村、田屋村等3個村的涉毒家庭幫扶工作。周一至周五下午4時半后,胡麗瓊等社工會下村進家輔導功課。“一次大概40分鐘,一家接一家像趕場一樣。”

    社工和幫扶對象建立關系并不容易,起初,孩子們往往比較抗拒,高中男生小天也是這樣。胡麗瓊記得,她第一次見小天時,“他全程黑著臉,你問一句他答一句”。后來,小天的態度慢慢轉變,“看見了社工會主動打招呼,還會對你笑”。

    最令胡麗瓊驚喜的是,上個寒假,小天竟主動騎車幾公里來到服務中心參加假期輔導。“他的奶奶反映,現在小天寫作業越來越自覺了,學習習慣越來越好。”胡麗瓊說,小天的最糟糕的英語成績也“從20多分提高到40多分”。

    過去一年,白花鎮共有69戶涉毒家庭接受“土壤改良工程”幫扶,112名未成年通過“4點半課堂”“周末課堂”等進行了學習補習。據該鎮社區戒毒(康復)服務中心副主任陳曉鋒介紹,他們通過構建學校、家庭、社會“三位一體”的幫扶體系,精準幫扶涉毒家庭子女。“據學校老師反饋,接受幫扶的孩子學習態度從消極變得積極,即使一些學習成績落后很多的孩子,也已經能認真聽課。”

    今年8月,惠東縣在“土壤改良工程”的基礎上,升級啟動實施“向日葵工程”,通過構建“政府—學校—社會—家庭”四位一體的精準幫扶體系,防止涉毒家庭成員二次涉毒,營造涉毒人員改過自新、回歸社會的良好環境。與“土壤改良工程”不同,該工程將重點加強對涉毒家庭婦女的思想教育,通過就業幫扶等措施,幫助家庭重塑生活信心。據悉,“向日葵工程”在白花鎮先行試點,并用三年時間實現攻堅目標后在全縣推廣。

    (文中王華、小雨、小天均為化名)

    ■延伸閱讀

    禁毒社工工作量大、資源分配捉襟見肘

    幫扶效果和可持續性有待進一步提升

    “為了最大化降低對涉毒家庭及兒童的影響,我們要逐個到戶家訪跟蹤。”陳曉鋒坦言,白花鎮社區戒毒(康復)服務中心(下稱“服務中心”)備案的涉毒家庭分布零散,許多都在偏遠的山村,交通的不方便給工作開展帶來了一定困難。

    “社工們都是自行開車前往,沒有車的就必須等統一行動才能下鄉。”陳曉鋒說,有些村涉毒家庭很多,往往需要2-3天時間才能逐戶走訪完畢,但服務中心盡量保持一周內走訪一輪,社工們的工作量很大,也很辛苦。

    據了解,該服務中心現有禁毒社工39人,10名為兼職輔導老師,5人擁有教師資格證,2人英語專業達到八級。為了讓資源平均分配,社工被分為8個小組對接不同村莊(社區),形成了“多對一”的工作機制,即三名社工(包括一名輔導老師)幫扶一個家庭。

    不過,反觀需要幫扶的家庭及兒童數量,這樣的社工資源分配,顯得有些捉襟見肘。2019年1月,白花鎮的“土壤改良工程”從最初對夏竹園、田屋、長聯三個村的試點,轉變成為向全鎮28個村(社區)及各中小學推廣,同年6月,留守兒童也被納入到幫扶教育范圍內。

    截至目前,服務中心已經為該鎮122戶涉毒家庭、251名兒童,以及34戶留守兒童家庭、44名兒童建立了一人一檔的動態跟蹤信息庫。其中,接受幫扶的涉毒家庭69戶,兒童112人;接受幫扶的留守兒童家庭12戶,15人。幫扶內容涉及家庭的生產、生活、心理、工作、收入、子女受教育等多個方面,并針對性地定制輔導內容,開設全公益免費的作文培訓、英語口語、書法、創意繪畫等興趣課程。

    記者留意到,服務中心幫扶工作最具特色的就是設立“4點半課堂”,即每周一至周五下午4點半后,由幫扶社工定時進家輔導,以解決學生疑難問題,掌握學生心理動向和及時跟進學習狀況,并適時開展禁毒宣傳。

    在南方日報記者采訪當天,服務中心也日常開展了“4點半課堂”,但由于上學日,很多中學孩子要在晚自習后才能到家,社工不得不將幫扶時間延后。占用更多業余時間幫助涉毒家庭,已經成為社工工作的常態。

    實際上,除了入戶幫扶涉毒家庭兒童外,服務中心社工主要工作是對涉吸戒毒康復人員的管理。在涉吸戒毒服刑人員出獄后,服務中心會派社工接人,回來后立即建檔登記,并日常對該類人員進行驗尿、毛發檢測及推介再就業等,目前這個群體數量將近700人。

    “其實,社工是公益屬性,也是為群眾辦好事,做好以后對鎮里禁毒工作也會帶來很大幫助。”陳曉鋒表示,在龐大的工作量下,社工的福利待遇并不算高,幫扶的效果和可持續性也有待進一步提升,但服務中心正為此努力改善。

    “現在涉毒家庭子女所在學校的校長、副校長或班主任也加入了幫扶隊伍,我們也與人社部門及惠東當地企業家協會建立了聯動機制。”陳曉鋒說,剛剛啟動的“向日葵工程”是另外一組團隊,政府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引入,更加專業地針對涉毒困難家庭,一定程度上減輕了服務中心工作壓力,“服務中心也會去學習該模式的好經驗,改進工作方法,提高幫扶效果。”

    ■記者手記

    給涉毒家庭更多愛與寬容

    在幫扶涉毒家庭的過程中,工作人員常常聽到這樣的聲音:“他們家做了壞事,為什么還要幫助他們?”這種不理解恰好折射出社會對涉毒家庭的刻板印象。

    “上梁不正下梁歪”“老鼠的兒子會打洞”……受到傳統文化中一些錯誤價值判斷的影響,社會上對涉毒家庭一直抱有偏見甚至歧視,這個群體往往成為街頭巷尾非議的對象。社會的刻板印象對涉毒家庭帶來極大壓力,尤其不利于未成年子女健康成長。

    大多數涉毒家庭都活得畏畏縮縮,如果可以,他們希望隱瞞身份生活。惠東縣白花鎮禁毒社工告訴筆者,許多涉毒家庭尤其是涉毒人員被判死刑的家庭,因為怕被人知道這件丟人事,不愿意接受幫扶。受訪的王華一家也是一樣小心翼翼,兩個讀初中的兒子擔心“暴露”,連困難家庭補助也不愿申請。

    事實上,對家庭而言,家人涉毒是巨大的打擊。一個家庭或許會因此破碎,家里失去了經濟支柱,孩子在失去父親的同時可能也會失去母親。這些家庭需要被關注,也需要被幫助。如果不能切實解決涉毒家庭的困難,保障未成年子女健康成長,必然會衍生更多的社會問題。

    筆者認為,涉毒家庭幫扶工作首先應落在實處,努力幫助他們走出困境。以白花鎮為例,目前該鎮正在構建“四位一體”的精準幫扶體系,從政府、社會、家庭、學校全方位幫扶。但受到人力限制,對涉毒家庭的幫助基本停留在子女學業層面,心理健康教育、家人就業扶持等相對缺失。正如前述所提及的,“向日葵工程”投入了一批新社工,如何區別“土壤改良工程”,不做重復工作,這是亟須解決的問題。

    此外,思想道德教育不僅要覆蓋到涉毒家庭,還要包括整個生活區域的普通民眾。禁毒社工做好禁毒宣傳的同時,還應讓公眾樹立正確的價值觀,給涉毒家庭更多愛與寬容。


    熱點新聞

    十三水看牌器 番号库app安卓版 15选5 广东26选5 巨型车震番号 长江健康股票 华东15选5 11选5 河北十一选五 股票怎么玩 天津11选5 管理专业大学排名 广西快乐10分 北京快三 2012迅盈网球比分 苹果股票 理财平台排名榜